返回

歡情薄

首頁

歡情薄

作者:無虛上人

分類:其他

狀態:連載中

更新:2024-06-12

最新:磋磨

開始閱讀 加入書架 檢視書架
歡情薄小說簡介

外出秋狩,得知皇後昨夜火燒鳳儀宮自焚,最先喪魂失態的人不是皇帝顧元珩,而是敬王顧元琛。

“雖說皇嫂與皇兄離心多年,可是皇兄不是說她……臣弟也是聽宮人所言,離宮前皇嫂與皇兄已然夫妻和睦,不可能,皇嫂她不會做出這樣的事。”

誰人不知顧元琛素來心計深沉,麵若霜雪,眸中看不透半分心思,今日竟能如此失態,說出了這樣的話。

隻是顧元珩心中傷感,似乎對此不曾察覺。

昨夜是顧元琛命令那女人到皇帝床上的,看他們錦帳春曉,看他們采花戲蝶,她的確是用心了,對待他的皇兄,她好像從來都比對待自己用心。

叫她一聲皇嫂,這是明裡的尊稱,可是私下裡她不過是自己從前圈養的私奴,不過是他養出來的殺手,她不是向來聽話如鷹犬,昨夜按照他所教那樣向皇帝低頭,還自作主張笑著送他的皇兄離開?

直到宮裡送來冒著青煙的焦屍,顧元琛瞥見那腳踝上的金鍊,那是隻有他能解開的東西。

兄弟二人沉默不語,各懷心事,卻都在問自己一個問題,她處心積慮,竟然是這樣報複自己?

皇後孃娘年紀輕輕便薨逝宮中,皇帝顧元珩傷心悲痛自此日夜思悼皇後,一病不起。

曾經對皇位虎視眈眈的王爺顧元琛卻一樣身染惡疾,三年不再露麵。

隻因那日回京後他在自己床上找到了一個畫著不同男人的本子,翻後幾頁,顧元珩的畫像赫然其上,旁邊還有批註,是她的字跡不錯,滿滿一頁,寫滿了控訴和嘲諷,顧元琛很滿意。

隻是翻到第二頁,卻書:“床上本領甚佳,尚能討人歡心。”

顧元琛妒火中燒,可是直至將那冊子看完,也冇有他的半點痕跡。

在她心裡,他做她的玩物都不行。

文案於2022.06.21-----------

預收文《替娶兄嫂》(又名《燒玉冷》)求收藏,感謝大家的支援。

文案:

尹元香出嫁前她便從嫡母口中得知夫婿身患頑疾,久居病榻不能自理,今後必然守寡終生,故而婚後孤身一人歸寧。

路上丫鬟提點她不可惹祖母與嫡母傷心落淚,元香答應,卻悄悄藏起了自己領口和手腕處的紅痕,下車時因身子痠軟,還險些摔了一跤。

家人哭成一片,皆後悔說不該送她入了虎口,無奈侯府遭難,今後若有翻身之日,必將為她撐腰。

元香思緒淩亂,回想成親三日來夜裡夫君所為,終究還是羞於向家裡人開口,何況夫君有命,不準她說出實情。

再回孃家便已至年關,國公府常左右幫襯侯府,故而無人再提所謂接她回家一事。

可這一次卻是元香央求,不能忍受孀居之苦,寧願和離出家,餘生青燈禮佛。

結果自然是遭受祖母冷眼,嫡母唾罵,罰她跪在祠堂中背誦女誡。

元香倒也不覺悲涼委屈,她的確做了錯事,是她忍耐不了夫君將她當做暖床之物用罷則棄,從未關心體貼,從無信任可言。

是她不守婦德,對溫潤謙和,待她敬愛有加的小叔暗生情愫。

嫡母正抱怨訓斥之時,忽來報國公府沈君諒求見,原來助新帝登基功不可冇的朝廷新貴,竟是國公府上庶子?

來人進門後便隻看尹元香一人,一雙清冷美目間滿是尊敬莊持——

“今日拜訪侯府,乃是代兄長接嫂嫂回家。”

沈君諒走上前,柔聲噓問嫂嫂是否安好,雲香心中更覺悲痛,一時失態,起身後掩麵拭淚。

他目光不移,隻是眼中除卻敬愛,多了幾分不易覺察的憐愛。

嫂嫂這幾日夜裡並不乖巧,的確是愛哭了些。

男主視角:替哥哥求娶嫂嫂,替哥哥嗬護嫂嫂

歡情薄最新章節
檢視完整目錄